2017年6月3日

哨子救了他一命

登山活動出發前,我都會向隊員重申個人必帶的裝備列表,以維護行程中的個人安全。例如 : 雨衣/雨褲、頭燈/電池、口哨、個人藥品 (單木斯,止痛藥,胃藥,感冒藥等),這些看似簡單好像無關緊要的東西,卻都是緊急時救命的 Life Saver,千萬不能忽視。

幾年前,我帶了一個登山隊去登郡大山 (註),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路程,全員都成功登頂,大家高興拍完登頂照之後陸續下山,本以為這是一趟輕鬆的百岳行,但就在下山經過郡大山北峰時,聽到前方的隊友緊張的在呼喊我,我那時壓隊走在隊伍最後面,聽到呼喊馬上奔到前面去了解發生了甚麼事。

到了現場,因為那時風勢不小,只聽到遠處隱約傳來不斷的哨子聲,我們都覺得納悶奇怪,因為那天只有我們這一隊來登郡大山,沒有發現其他登山隊伍,怎麼會傳來哨子聲還伴隨著微弱的救命救命。我們也嘗試呼喊對方,想了解發生了甚麼事,但都沒有得到回應,因為當時的風實在太大了,我們的聲音根本傳不到遠處。

我當下判斷可能是其他獨攀山友迷路或受傷,位置大約在站立位置的山腰下方,於是我請同行的另一位隊員與我一起下山,我們順著哨子的聲音前進,我們也邊走邊吹哨子回應,希望對方有聽到而感到安心。

我們下降大約一百多公尺,終於到達求救山友的地點,原來他是我們的隊員 ! 只見他全身是血,尤其臉部都被血給染紅,身上的衣褲也都破損不堪,推測應該在滾落山坡時撞到旁邊的岩塊所造成。

我們立刻檢查這位隊友的傷勢,還好都只是皮肉傷,頭部的傷勢較嚴重,流的血量較多但無立即生命危險,隊友意識清楚也能繼續行走,但行動明顯遲鈍,我們立即呼叫消防隊上來幫忙救援傷患,然後給予患部包紮止血。

後來,我們一行人陪著他慢慢走回登山口 (已經快晚上八點),消防隊的救護車也到達現場,救護人員快速的檢查我們隊員的傷勢之後,立刻駛往竹山秀傳醫院,到達醫院後檢查身體,還好都只是皮肉傷,並無大礙。

我後來跟他聊天,才知道他滑落山坡的時候,剛好前後都沒有其他隊友,所以沒有人看到他掉下去。而他在滾落時,身上的其他裝備隨著滑落也沿路散落,一開始他拼命的呼喊救命,但都沒有得到回應,還好身上還留著一只哨子,他就開始吹哨子,一直吹直到我們到達。

後來回想,其實是那只哨子救了他一命,要不是他的哨音指引我們去尋找他,我們一行人可能會錯過那個跌落點,等我們回到登山口才發現人不見時,都已經太晚了,因為根本不知道人會失蹤在哪個地方,而且那時候山上到了晚上,氣溫會驟降,我們那位隊友很有可能會因為失溫而喪失生命。

從那次事件之後,上山前我都會再三叮嚀隊員,一定要攜帶哨子在身邊,在重要時刻真的可以救你一命。另外,我也會要求所有人,行走過程中,絕對不能落單,如果中途要去方便小解,也要讓其他隊友知道,並讓他在旁等你,等到結束後再一起行走。

雖然是小小的動作,但是攸關性命至為關鍵,千萬不能輕忽。



附註 : 郡大山,海拔 3,265公尺,上有二等三角點,百岳排名第 58,是玉山國家公園最北邊的山峰,是玉山山脈,八通關山分稜的支稜峰,因布農族的「郡大社」而得名,山頂長滿淺竹,坡度和緩,稜脊寬廣,東側是緩坡,西側則較陡峭。

攀登郡大山來回僅需四~五個小時,算是簡單入門且安全性很高的一座百岳,剛接觸百岳的朋友,可以先安排去郡大山作「體能訓練」,只是從水里坐車到登山口,要先經過路途漫長的郡大林道,郡大林道的道路崎嶇不平,途中像是在坐碰碰車一樣,費時也要三個多小時,比爬山還累。

沒有留言: